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广州升温以后,洗护用得飞快,浴室里的洗护瓶终于受不了了。我欲求不满的榨取,让它倒在垃圾桶的死状奇惨,家人把它送走时,那圆润的身躯已经瘪了。

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我在华润万家的洗护区兜兜转转,众里寻他千百度,半天都没能找到熟悉的它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我看着整理货架的大妈,心里很是犹豫。最后我壮着胆子上前,礼貌询问:有没有婴儿用的二合一洗护?

大妈指引年纪轻轻喜当爹的我来到母婴专区,她不知道,我才是要用二合一洗护的巨婴。

我这一代人是在多合一护理的滋养下长大的。

不得不说,在个人护理行业发展壮大之前,多合一护理就是人的第二个妈,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,只有它会精心呵护我的那层皮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长成了一个熊孩子,还在精心呵护那层皮的,就只剩下那两瓶多合一护理了。

往事如烟,可它们的名字我至今仍然记得清清楚楚。一瓶叫大宝,另一瓶叫强生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无论是放学路上堵人的高年级恶霸,还是那些爱打小报告的狗东西,这两个名字都是他们心中共同的净土。当晚上在浴室里洗澡时,先用强生二合一洗一遍,再挤一点大宝往脸上擦一圈,一天中犯下的罪孽,在那一刻都得到了净化。

尽管大宝和强生在世界上留下了煊赫的声名,但充其量只是光耀了多合一族谱的门楣,当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在网络世界大吼一声“强生yyds”,一夜以后评论区必有皂门子弟教他做人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要知道,辈分是不能乱的。哪怕强生婴儿洗发沐浴露出了名的好用,在肥皂眼里,不过是爷爷见了考上北大的孙子。

肥皂在多合一护理的起源地位绝对不容挑战。当二合一洗护尚未诞生,甚至洗发水和沐浴露还没出现时,它就已经在洗护业占据一席之地。从头皮到脚趾缝,从括约肌到胳肢窝,那块巴掌大的肥皂像环游世界一样走遍全身,比你更了解你的身体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在族谱中,辈分低的不只是强生二合一,就连国货之光大宝,在润肤霜界也只能称之为“年轻一代的佼佼者”。

在我还没用上大宝之前,我们家用的润肤霜还是一个叫做“爆拆灵”的瓶装玩意,它一度因为造型上输给了蘑菇型润肤霜,使我在学校里抬不起头。

据说我还没出生之前,我妈用的润肤霜是一个叫雪花膏的东西,那个印着民国女人的小铁罐在造型上又完爆了蘑菇型润肤霜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无论是用老字号肥皂雪花膏,还是赶上时代红利用强生大宝,那些享受着多合一洗护带来的福祉,且至今不离不弃地将它们摆在浴室里的人,我都愿敬称为多合一主义者。

这支群体曾经欣欣向荣,可是,在近二十年,他们的精神生态受到极大的破坏,他们正在失去赖以生存的精神家园。如今,多合一主义者的数字仍然在下降,他们面临着和鸭嘴兽、猴面包树一样的命运。

他们所面临的迫害,大多来自另外一个群体,暂且就将他们命名为“反多合一主义集团”好了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要知道,大宝与爆拆灵也曾在春夏秋冬,耐心守护这群人的脸皮,他们的身体也曾用强生二合一洗得香喷喷白净净。

直到有一天,最后一瓶多合一的空壳被扔进垃圾桶,从此家里再也没有出现过它们的身影。

如果仅仅不再使用多合一,那还情有可原,毕竟人各有志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但令人寒心的是,那些人竟然走上了反多合一的道路,在淋浴架上摆满了瓶瓶罐罐的人,已经把昔日最爱的大宝强生斥为垃圾。

“一样产品如果是多合一,每一样功能必然做不好。”他们日复一日地危言耸听:双管齐下是智商税,多合一是对每种元素的践踏……

将二合一洗护榨得涓滴不剩的你,在互联网论坛上提问:有合适的多合一洗护推荐吗?殊不知反多合一集团已将留言区席卷,你得到的不是安利,而是“专物专用”之类的无大语警告。

我无法想象,大宝和强生二合一居然养出这么一群白眼狼

在我看来,这类人通常受到了精致主义的熏陶,认为全身上下不同位置,都应该得到不同的清洁护理:头部有头部清洁、头皮护理和头发护理。

头部三件套只是加入反多合一集团的敲门砖。

光是面部护理,就有洁面卸妆水乳面霜精华面膜防晒,部分产品还分日用夜用。

身体护理就更不用说了,打开橙色软件,在搜索栏按照“身体部位+清洗/护理+霜/液/乳”的格式,你能找到反多合一集团里任意一个教徒的压箱宝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他们致力于修补身上的每一个毛孔,大理石的手感是他们毕生追逐的肤感;他们又对抚平每一条皱纹趋之若鹜,可以合理怀疑,如果有一天出现能够抚平菊花褶皱的护理霜,这些人必然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。

随着反多合一主义集团越来越强盛,个护行业也愈发变态。

我真正理解这种变态,是在颈霜出现之后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这个东西出现以前,我不知道脖子是要专门处理的,清洁是洗脸水流过顺带完成的,护理是大宝挤多了舍不得洗随手抹的。

难道是因为,鸭脖的美味确实和头与架子有别,所以护肤必须要把脖子独立出来?

上一次见到如此抵制新陈代谢的,还是历史书里吞丹的老皇帝。

私处护理则更是疯癫。生殖保养只有遵从医嘱,才能洗洗更健康,但如今“兄弟美白”大行其道,一群人自力更生,自导自演一出裤裆里的《白蛇传》。

今天,反多合一主义者离开卫生间已经需要57步了。按照这个走火入魔的进度,一百年后,人体护理的操作难度会超越外科手术。

如果说两方的对立只是止步于互联网恩怨,多合一主义者尚能大隐隐于市,蛰伏于诸如豆瓣“极简生活小组”这类论坛社区韬光养晦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然而论坛对线终觉浅,势不两立要躬行。

巧了,身为多合一主义者的我,就有一个反多合一主义家人,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不能说势如水火,只能说是不共戴天。

在浴室涤荡一天的疲惫时,我会在狭小的淋浴架上,从瓶瓶罐罐中,依稀辨认出我的强生二合一。等我用完放回去,必然会时不时碰倒几瓶玩意儿。

每次我俯下身子,去把那些反多合一瓶罐捡起来时,总会感受到强烈的危机,比捡肥皂更让人心惊肉跳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痛苦并不止步于此。

早上和反多合一主义者共用洗漱台,更是一件离谱的事:只要对方抢先一步洗漱,我就不得不忍受晨起口臭二十分钟以上。我不理解,为什么一个人能在镜子前摆弄这么久?

当我试图将我的大宝与她分享,以换取起床就能刷牙的机会时,却遭到了无情的拒绝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如果反多合一主义家人当天要迟到,不巧的是,她还抢先我一步进入洗手间,那么当月因迟到被扣工资的,就会有两个人。

我们家恩格尔系数降不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如果睡前她抢先进入洗手间,我就得熬夜洗漱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据不完全统计,一个多合一主义者的睡眠时间,要比一个反多合一主义者多1个小时以上。

中国人不骗中国人,这是真的。当早晚都失去了洗手间的先手权,我已经能够在早上补一份回笼觉,并且在晚上不刷牙直接睡着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 

若是哪天这位家人一时兴起,要教我护理被大宝浇灌的皮肤,那往往是在点燃战争的导火索。因为那些好意送来的水乳精华套装,操作起来往往过于影响睡眠质量,而遭到本人的闲置。

现在,已经有不少人重返多合一的怀抱,他们如获新生,见此情此景,我也想劝我的家人改邪归正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那一夜,我抱着心爱的强生二合一回家,果不其然又和家人对冲。在花洒底下,我挤出一大滩从头抹到脚,不出意外地碰倒了那些瓶瓶罐罐。

当她还在洗手间里不厌其烦地夜间routine,香喷喷白净净的我早已涂好大宝躺下。打开手机,冲上一浪,一张图进入我的眼中。

多合一洗护,养大了多少白眼狼

看到这瓶十八合一,我知道,我的生活又前进了一大步。

那天晚上梦见周公,我告诉他,我会坚守在多合一洗护阵营,成为最后一批鸭嘴兽。

本文由作者:1462 发布于哥弟网,转载请联系作者,并且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dnhd.com/4735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4月25日 下午7:14
下一篇 2022年4月25日 下午7:17

相关推荐

  • 四川人的恩特儿,才是高级季节限定

    今年的春天,“你吃到enter了没?” 这是只有掌握了川系方言的人才能听得懂的问候。 对于他们来说,在樱桃上市后短短20天左右的时间里对美味进行评判,那种心领神会才会真正将“吃”升华为“品尝”。 “正在吃飞甜的恩特儿,巴适得很。” 四川人吃恩桃儿四六级 对于四川人来说,他们的四月属于黄里透红的恩桃儿,红得发紫的桑泡儿,红艳艳的刺泡儿。 四川人一贯善于给蔬菜水…

    2022年4月27日
    2800
  • 自热速食跑得快,能走得远吗?

    疫情反复的当下,囤货成了人们的生活日常。 驼鹿新消费近日走访北京的一些商超发现,除了最基础的米面粮油肉蛋奶外,自热米饭、自热火锅等自热速食类产品竟然意外成为最紧俏的商品,很多超市陈列自热食品的货架都处于缺货的状态,甚至比“硬通货”方便面更受欢迎。 自热速食最早起源于军用食品,相较于方便面、速冻食品等传统速食,自热速食不需要具备电、火等外部加热条件,自带发热包…

    2022年4月28日
    4000
  • 世界首富马斯克也搬进「集装箱」,小房子风潮来了

    在一座湖边的小木屋里,梭罗和平时一样洗完澡后,会在门口的阳光下从日出一直坐到中午,独自凝神遐想,四周是松树、山核桃树和漆树,一片静寂,而小鸟会在周围鸣唱,直到太阳照进他的西窗,使他想起了时间的流逝。在那些日子里,他成长起来,就像玉米在夜间生长那样。 这是 1845 年。就是在这个充满灵感的小房子里,梭罗写下了著名的《瓦尔登湖》。 ▲ 示意图,图片来自:wal…

    2022年4月22日
    3600
  • 生物学圣地:加拉帕戈斯群岛纪行(下)

    孔道:世间少见的美景 一大早,我们从伊莎贝拉岛乘船出发去孔道(Los Tuneles)。这条船能坐10个人,乘客来自东西方各国,导游用英语讲解。 驶过一座大约两层楼高的岩礁,海浪凶猛地冲击着礁石。大群纳斯卡鲣鸟不畏风浪,或站立在礁石上或在附近飞翔,这些鸟黑尾白身,黑眼圈,似戴了一副面具。这种大型海鸟一般生活在东太平洋上,最早记录该鸟就是在加拉帕戈斯群岛,记录…

    2022年4月23日
    6000
  • 40个汉堡配可乐,不会做饭的年轻人都怎么“囤菜”?

    各种囤货清单乱飞,中老年人和独自在一二线城市工作的年轻人,纷纷划出了各自的重点。 年轻人的“囤货大法”里,什么才是必需品? 公司食堂、餐厅、外卖的“庇佑”随时可能消失,这是许多年轻人第一次面临关于“食物”的考验。 疫情的不确定下,如何“囤货”成为大家共同思考的话题。涌向菜场、商超乃至线上购物软件的年轻人希望尽可能选择合适的商品,在可能到来的居家状态下,从容解…

    2022年4月26日
    230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