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到底是哪些人在迷恋玩具?

在很多媒体报道里,迷恋盲盒、玩具的人总被贴上童心未泯、长不大、不缺钱的标签,但事实却并非我们所想的那样。

从最早的发条玩具、再到乐高等拼装玩具、手办、扭蛋、盲盒,这些带给人类快乐和欢笑的玩具已不单纯是摆件,更是发展成一个庞大的产业。

过去几年,盲盒以一己之力推动了中国收藏玩具市场质的飞跃,吸引大量新手入坑,孕育了数家中国收藏玩具品牌。

这些收藏玩具,价格从几十元到上万元,不仅仅是简单的好玩两字可以概括,它们背后还暗藏着巨大的情感价值和收藏价值。有数据显示,预计到2025年,中国收藏玩具核心消费群体将突破1亿人。

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一群热衷于收藏玩具的成年人,他们之中:

有人每两周就要出海,长期在海、空之间漂泊,一个小小的、5厘米高的玩具,陪伴他走过天南海北,让他一人在外时不再孤独;

有人和孩子一起玩玩具,经常出差的工作没有损耗他和儿子的感情,玩具让他们虽常有别离,但情感深厚;

有人在孤独的童年里拥有的第一个正版玩具,陪伴他走过三十余年,一直带给他坚定的力量;

有人通过玩具获得面对一切的勇气,她感到自己就像是那个披上恐龙外衣的腼腆姑娘恐龙妹,拥有了坚不可摧的盔甲;

还有人因为玩具找到自己,察觉自己活泼的性格不适合此前所在的金融行业,于是毅然决然加入玩具行业,感觉整个生活终于变得五彩斑斓。

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:

文 | 小北

编辑 | 卓然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每次出海工作,Fox都会在行李箱里塞进一个特殊的伙伴。

作为新加坡的一名海事测量师,Fox每次出行除了带上船只测量仪器、衣服和生活用品,还会带上几个装着机甲变形玩具的小方盒。这里提到的小方盒,便是52TOYS的BOX系列,BOX系列下的原创动物机甲变形系列,是将各类动物特点进⾏提炼并与变形结合,产品可变为5x5x5cm大小的立方体形态和机甲形态,配套的收纳盒进⾏拼装后形成收纳柜收纳墙。

在疫情前,平均每两周,他就要出差去各国、各地的港口检查船只,保证船只出行的安全。常年漂泊,加重了Fox的孤独感,机甲玩具成为一直给予他陪伴和支持的特殊朋友

玩具是我航海时的最佳搭档,Fox说,检测一艘船通常要4个小时,带上机甲,我才愿意在休息的时候到处去走走看看,找个场景和色调都合适的地方为他拍照,从寻找场景到拍出满意的照片,整个过程我都是非常开心的。

谈起如何给自己收藏的玩具拍照,Fox兴致勃勃。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图 | Fox的家庭办公室

比如,消防猛犸可以和机场附近的消防船一起拍照,都是红色,都有急救的元素,正好相配;海关附近的话,就可以带上大白鲨,与海军的白色系相呼应。他还曾特意带上褐色恐龙和他一起去澳大利亚东海岸出差,那里土地环境多沙石、整体成褐色,最适合它在这里‘驰骋’。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图 | BEASTBOX猛兽匣系列bb-23暗潮

对于Fox来说,玩具的意义不仅是在手里把玩的玩物,更是一个随时随地、方便携带、不离不弃的伙伴。

这个特殊伙伴带来的陪伴感,不受年龄、国境和阶层的限制,至少对于同样热爱机甲玩具的诗人来说就是如此。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图 | 诗人及孩子家庭创作,图为52TOYS BOX系列

已经踏入人生中段的诗人有一个四岁的儿子,虽然他平时工作繁忙,陪伴儿子的时间有限,但这并不妨碍他和儿子之间有个心照不宣的小秘密——机甲玩具。

诗人本身是个资深收藏玩具爱好者,热衷于收藏各种复杂、可变形的机甲,为了把玩具带给自己的乐趣传递给下一代,诗人经常在孩子面前展示自己的收藏。

有时怕他误食小零件,我就把复杂形态拆开,保留最简单的形态给他玩,诗人说,对于孩子来说,这些多彩的玩具、造型各异的机甲,成为了他认识世界色彩的第一步。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图 | 诗人的玩具收藏,图为52TOYS BOX系列

很多人觉得收藏玩具这个圈子门槛很高,但其实完全不是这样,诗人说。孩子可以认出动物时,我就拿着动物形态的玩具在他面前自导自演,再后来儿子开始学会自我表达,也开始拿着各种玩具摆造型,和诗人说他幻想出来的故事情节。

无论男女老少,只要你还保留一颗童心,就可以一秒爱上这些玩具。

这些玩具甚至成为了连接诗人和儿子之间的桥梁。诗人出差时,儿子经常主动要求和他视频。男孩子比较含蓄,想我但不直说,就找借口问玩具展开,诗人说,虽然自己有时不在孩子身边,但有玩具的陪伴,让他觉得自己也间接地陪在孩子身边。

在孩子的世界里,这些机甲都是他真正意义上的朋友,儿子甚至还给自己最喜欢的几款取了名字。有一次,儿子带着诗人的几款玩具去幼儿园玩,意外发现了一款熊猫玩具身上暗藏的机关,回来后马上兴奋地和诗人分享。

中国父子关系总是比较沉默,我也不太善于用语言和孩子表达自己的感情,诗人说,但因为有玩具的存在,父子的关系被紧密地联系了起来。

除了连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,玩具还能连接人与周围世界。

机甲玩具带来的想象,也让Fox常规化的工作行程变得有趣起来。拍照时,Fox会想象出那些机甲在当下场景下的故事,机甲不再是冷冰冰的玩具,它们有了生命,而他也有了最亲密的陪伴。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图 | Fox的家庭办公室

Fox把他拍摄的机甲照片上传到instagram,许多人给他点赞,留言awesome、brilliant,从这些照片里感受到机甲的美好,在那一刻,Fox觉得漫长的旅途却一点都不感到孤单。

收藏玩具对于人类的陪伴通常是贯穿其一生的。你是谁,处于什么年龄,从事什么工作,收藏玩具始终是最唾手可得的,能立即给你带来幸福感的物品。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每天我最喜欢的时刻,就是工作以后和自己的收藏玩具静静地待一会,前桌游项目三国杀创始人、现52TOYS联合创始人黄今说道,哪怕只是拿出来,给玩具擦一擦灰,把玩一下,也会觉得很治愈。

对于黄今来说,玩具不仅陪伴他度过孤独的童年,更是一生中难得的好伙伴,而且玩具还有更多其他象征意义——可以承载更深远的文化与长久的记忆。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图 | 黄今家里部分收藏

黄今是70后,是那个年代少有的独生子女。幼年时,父亲因公派香港工作长期不在家,母亲白天工作夜里学习,陪伴他的时间很少。

在电视和游戏机都不普及的年代,动画片贴纸让人爱不释手,黄今还记得,那时他迷恋的大力神玩具要卖150元,算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。

为了得到这款玩具,黄今向爸妈许下一个诺言——小升初要考上北京西城区重点中学。后来,这个大力神玩具就一直被他收藏在柜子里,好朋友来家里玩的时候才拿出来看看,但不能上手摸。

就这样,黄今开启了自己的收藏玩具之路,从变形金刚、大力神、高达,再到漫威宇宙、魔兽等,他陆续收藏了不少基于这些IP打造的玩具。创办三国杀桌游期间,他又遇到了如大山龙、宇田川誉仁、镰田光司等设计师创作的玩具,三十年来他对收藏玩具的探索和理解都越来越深。

这时,一个问题也浮现在他的脑海里:为什么中国的孩子和成年人总在玩其他国家的玩具IP?为什么这些全球展览里见不到中国的收藏玩具IP?

我还是有个理想,希望能给这个社会带来一些有意思的、正向的东西,让每一个中国人在日常生活里过得更快乐,也希望中国拥有自己的收藏玩具品牌。

黄今联合在收藏玩具行业从业近20年的陈威共同创立52TOYS。把爱好变成事业,自此与玩具产生了更强的连接。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图 | 黄今家里部分收藏

52TOYS创始团队耗费近4年时间,才打磨出第一个由国内玩具品牌自主研发的机甲变形玩具「BOX系列」,再往后研发速度加快,一年最多开发36款,逐步建立起一个收藏玩具的帝国。

因为盲盒的流行,很多刚刚接触收藏玩具的人可能首先感受到的只是玩具的审美属性,随着你对玩具的认知越发深入,你会对于玩具的可玩性、承载的文化,甚至背后的情感属性等有更深的感触,同时也会在这些方面对玩具提出更高的要求,黄今总结道。

这也是52TOYS在创办之初就在追求的。作为国内首个提出定位于收藏玩具的品牌,52TOYS不仅陆续建立起盲盒、机甲变形、可动人偶、静态人偶、设计师/艺术家玩具几大产品线,通过玩法各不相同的收藏玩具给不同性别、不同年龄、不同国别的人带来把玩的乐趣和情感的链接。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玩具带来的快乐、回忆、惊喜、力量、意义,都是无穷的,这种力量甚至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。

当公司逐渐做大以后,我也发现公司开始吸引越来越多‘玩具同好’加入,让我们真正能一起‘玩’起来,黄今表示,不少员工都是喜欢上了52TOYS的某款玩具,带着对玩具的热爱加入到公司。

其中也包括贺贺。她本是一个盲盒爱好者,随着收藏玩具的年限增加,她意识到玩具所展示的不仅是它美好的外在,更重要的是,它背后所承载的精神。

贺贺举了一个恐龙妹形象的玩具。那是一个害羞、胆怯的小女孩,披上一个恐龙的外衣,就有勇气面对外面的世界了,贺贺很喜欢这个IP,她觉得这个形象和自己很像——尽管对这个世界充满胆怯,但依然想要拥抱一切可能。

贺贺因此诞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把热爱变成自己的工作。她主动找到52TOYS,投了简历,并成为了其中一名员工。

有了玩具以后,我才发现原来生活里不止黑白灰,还可以是五颜六色的,因热爱玩具而从金融行业跳槽到玩具行业的mm表示。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图 | mm的办公桌

mm之前的工作大部分时间都需要和各种数据、图表打交道,这个行业要求严谨、认真,不容许有任何差错。但人总是感性的,长期和数字打交道让mm觉得有些压抑。

一次逛街时,她被路边摆着的扭蛋机吸引,跟着玩了几次。扭蛋的玩法类似盲盒,在每次打开之前,你都不知道等待你的是哪款玩具,这种期待让mm觉得生活多了一些美丽的不确定性。

在扭蛋机之后,mm又玩起了当下流行的盲盒,甚至强迫症地一整套一整套地收集自己喜欢的IP。其中,最让她欲罢不能的是哆啦A梦——它的百宝袋就是一个最让人期待的‘大盲盒’。

收集久了,就动了自己能不能也干玩具行业的念头,mm说,跳槽时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52TOYS投了简历,没成想很快便收到了面试通知。

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,来面试的时候,看到办公室里每个人的工位上都摆着各种玩具,当时就感觉自己只属于这个地方,一定要来这里工作。

成功拿到入职通知书后,mm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下单买了一个大大的玩具展示架,把那些她喜欢的玩具全部摆了进去,三层的玩具展示架把工位的空白处都垒得满满当当,我的生活终于在这一刻变成了彩色。

在这个意义上,玩玩具,是一件快乐的事,而且这种快乐还能在人与人之间进行传递。

Fox把自己旅行中为玩具拍摄的照片发布到instagram上后,意外结识一大批喜欢玩具的同好,他们经常在网上就52TOYS最新推出的机甲变形玩具「BOX系列」进行讨论。出国时,不会再觉得自己是一个人,总有来自全球各地的人和我分享一样的爱好,感受同样的喜悦。

诗人、贺贺、mm也都因为收藏玩具,认识了不少同好,收获意外的友谊。

玩物不丧志:为了“好玩”,他们被玩具改写了人生

从玩玩具到创造玩具,三十多年来一直与玩具相互陪伴的黄今意识到:

玩具其实是一种文化,它的影响力远比我想象得更深远。

那些玩兵人、玩星球大战、变形金刚、忍者神龟、漫威等IP成长起来的人,自然而然会对这些IP背后的故事和价值观有深入了解,从而受到背后文化的影响。

这让我更加坚定,要打造属于中国自己的收藏玩具品牌。所以在52TOYS创作玩具的过程中,我们会更加注意是否能将玩具与中国文化相融合,是否能够创造出我们自己的设计语言等等。

黄今记得他曾经在德国纽伦堡的一个小型博物馆见到这样一幅场景,许多年龄相差10年、20年的玩具爱好者,从天南海北来到相同的地方,洋溢着幸福的表情,一起毫无压力地交流分享同样的快乐。

他希望,未来52TOYS也可以建造一个玩具的迷你仓或博物馆,让世界各地的收藏玩具爱好者能够来到这里,在享受收藏玩具把玩的乐趣、陪伴感和认同感的同时,还能够了解到它们背后蕴涵的强大中国文化。

因为近几年来盲盒的流行,不少人也通过盲盒已经踏入收藏玩具的大门,开始追求更高阶的收藏玩具。

有相关数据显示,中国收藏玩具市场整体增速高达35%,2025年将突破1500亿元。52TOYS等玩具品牌正通过多重竞争逐渐在市场脱颖而出,走进大众视线。

看到这样的市场变化,黄今不禁感叹我们离建造中国玩具博物馆的那一天不远了,在国内,我相信我们很快也可以构建起一片这样的精神角落。

本文由 哥弟网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dnhd.com/9617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7月20日 上午12:15
下一篇 2022年7月20日 上午12:16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